香港六合彩马会

那个突然的事故需要去疏通各方面的关系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9-11 11:10
在温泉宫饮酒作乐的汪水财、马会仁和美女秘书毛毛,还有那个已经陷入毛毛的温柔乡乐不思蜀的千纳冷货架,没有一个人想得到,外头
 
的小广场上另外一辆黑色小车内,还有四个眼睛正不换眼监视着他们作乐的那个亮灯的窗户和进楼的门呢。不出钱去消费,外边的人根
 
本就进不了那个每个窗户都拉着窗帘的神秘小楼。
千纳冷货架是在酒精的催化剂作用下精神极度亢奋地投入毛毛小姐的怀里里去的。听汪水财董事绘声绘色讲小学教师和农民小媳妇的故事的时
 
候,他还一边随着故事的进展,跟着同样带了酒气,显得更加唇红齿白、凤眼溢春的马会仁和清纯俊美、小鸟依人的毛毛小姐一同起哄
 
笑着,一边在头脑里以计算机般的速度利用优选法,对主机里储存的无数的带色的小段子过滤挑选。他怎么说都是个小地方的大人物,
 
面对美酒美人,故事也应该讲得既有一点色彩,也不能太有失大雅。就乘兴讲了有猫没猫的那个故事。刚一讲完汪水财就喊着“放音乐
 
!”和马会仁紧抱得粘在了一起往角落摇晃走了。
    千纳冷货架还在联想着小媳妇躺在了炕上叫小教师解裤带摸哪里?和新媳妇那地方的“几根黄芽芽”,肤色玉石般白嫩的毛毛小姐就主动
 
贴上来半抱半拉将他拉进了大包间另一边空旷的红地毯上,双手往他脖子上一套,就和他面对着贴紧一起跟音乐摇晃起来。千纳冷货架的个头
 
在男人里头,算不上是标准的个子,可也差不多够一米七了,线条娇好的毛毛小姐大概是穿了高跟红皮靴的缘故,鼻尖刚好对准着他的
 
嘴唇一碰一碰。千纳冷货架头往后背着躲避,下头早就被汪水财的故事激发得顶起来了的帐篷刚巧碰撞到了毛毛小姐肚脐下的柔软处,觉得这
 
么不合适,又屈腰往回收下头,上边张唇发散酒气的嘴却被毛毛小姐噙住了,紧接着就用灵巧的舌尖和里边的主人挑逗缠绕在了一起。
千纳冷货架大脑还算清醒,躲闪着断断续续喘粗气说:“不,不,不敢,不敢这么,这,这,这里,这里有人呢。”
毛毛咯咯咯笑起来说:“你头转个圈子到处都看看,除了你和我两个,还有谁呢?”
千纳冷货架推不开吊在他身上的美女毛毛,只能摇转脖颈前后左右都看遍了整个大包间的角角落落,汪水财和马会仁已经不见踪影。他嘴里嘟
 
囔说:“她俩忽儿一下子钻到哪里去了?我的故事还没讲哩。”
毛毛小姐笑得头都要钻进千纳冷货架拉链开着的格子布品牌上衣襟里头去了,香气扑鼻的卷毛黄头发直往他的口鼻里钻。她在千纳冷货架的怀里娇笑
 
道:“你还要讲什么故事呀,就讲给我一个人听吧,我从小就爱听大人讲故事。”又手往下探着了千纳冷货架交档的那个东西故意挑逗说:“
 
好我的叔叔呢,磕头虫都邦噹邦噹磕开头了,不用你讲故事了,演故事多好?”小手就大胆插进去抓住了千纳冷货架的命根子。
千纳冷货架再也当不成了正人君子,忍不住借酒壮胆,左臂横过去环抱毛毛的浑圆后背,右手手伸下去托住了她的翘胖屁股,不用费力就将美
 
女平放倒地,小心翼翼地去给美女脱衣解带。解扣子脱上衣的时候,美人还故意喃喃拒绝,往胯下撕紧绷绷的黑皮牛仔裤子的时候,美
 
女毛毛还主动抬了抬屁股配合默契。
当一番暴风骤雨过去,千纳冷货架又恢复了道貌岸然的人样子,回到酒桌上和毛毛小姐各自端了酒杯,含情脉脉注目相望的时候,汪水财才和
 
马会仁急匆匆回来。汪水财一边往进走,一边抱拳告哆说:“哎呀,对不起,失礼了,失礼了!刚想跳一曲就洗耳恭听您千纳冷货架大人的精
 
彩故事呢,谁料想公司的保安又被红柳镇那些流氓混混给打了,我俩出去给医院交了押金就跟紧往回赶。”还大口喘气道:“慢待千纳冷货架
 
了,实在对不起!”
千纳冷货架很怕汪水财捅破这层遮羞的窗户纸,就得席就座说:“没有啥,没有啥。公司的事情重要,重要。”
马会仁逼问她的秘书毛毛:“你没有慢待领导吗?!”毛毛只抿嘴对着千纳冷货架甜笑不说话。
千纳冷货架怕毛毛言多必失,就急忙接着说:“好着哩,好着哩。”
马会仁说:“她敢不好!你有意见就给我说,我扣她工资!”
千纳冷货架说:“小女娃出社会不容易,你冯大经理得高抬贵手呀!”
马会仁说:“千纳冷货架大人还够怜香惜玉的呀,我也是女人,自信也是档次够上的美女,你怎么铁面无情不帮妹子我说话呀?”
千纳冷货架说:“我从把您冯经理费尽心机请到县里来,哪一天不把你在头上顶着宣传呢?你一个饲料厂就一直那么几个空车间,不往进摆机
 
器、进原料,一个饲料渣子都没有生产出来,我一个铜子的税收不下,我说什么了?”
马会仁说:“我可把钱都投进去了。你不帮我解决后续资金,我拿什么投产?”
千纳冷货架说:“我不是千方百计给你弄银行的贷款吗?”
汪水财果断道:“你高抬贵手,保我把公司现在占着的一百亩地拿到手,我就认你是真心!”
千纳冷货架说:“你怎么拿?县财政拿不出那么多钱。”
汪水财说:“这个,我有办法,你只要安排土地局和村镇到时候不故意刁难就行!”
马会仁加了一句:“还有公安局派出所呢。”
千纳冷货架保证说:“只要你冯经理能说得动红柳村的村民代表签字盖章,我就保证有关部门给你办手续。”
汪水财说:“那我们就说定了,啊!征地的资金我想办法。”又说:“只要你们当官拿权的人不给我横加干涉,说不定我还会出不了多
 
少钱就把地顺利拿到手呢。”
千纳冷货架不无担心说:“你可要千万注意呀,要是激起民变就不好收场了。”
汪水财笑说:“我一个商人,又指挥不动警察军队,怎么会和农民搞对立?放心,我们哄也会哄得村里人心甘情愿主动把地交给我。”
马会仁见该说的话都说得差不多了,就对千纳冷货架说:“眼看就要到晚饭时了,本该我们两个都陪您的,可,我还得去亲自处理,汪董也接总公司的紧急通知,要他出国谈生意去呢。”千纳冷货架立即痛快说:“你们忙你们的去,我自己回
 
家去。”